文博动态Education and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博动态 > 本馆快讯

开启南楼尘封历史之门完整北疆博物院正式向公众开放

    日前,备受关注的北疆博物院南楼修缮复原及布展工作正式结束,南楼在尘封70多年后,被拭去历史的尘埃,以崭新面貌向公众开放。10月28日上午,天津自然博物馆召开新闻发布会,人民日报天津分社、光明日报天津分社、新华社天津分社、央视天津记者站、天津日报、今晚报、天津电视台、广播电台、北方网、新浪、腾讯等18家主流媒体参加。至此,北疆博物院北楼及陈列室、南楼形成完整的展陈体系,标志着这座古老的博物馆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南楼展陈:唤醒历史记忆,塑造科学精神

    为了更好地还原北疆原貌、向社会公众展示完整的北疆博物院,天津市文广局在2016年完成北疆博物院北楼及陈列室的修缮展陈工作后,于今年3月正式启动了北疆博物院南楼建筑修缮、功能复原和陈列设计工程。

北疆博物院南楼修建于1929年,1930年建成,为二层砖混结构,占地面积33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690平方米(含地下室18平方米)。原使用功能为北疆博物院的图书室、实验室和地质古生物库房。

    北疆博物院南楼修缮工程,严格遵照了“不改变文物原状”的规定,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践行“可识别、可逆、最少干预”的总体原则,以现有历史图纸及《房屋技术鉴定报告》为依据,依照残损现状及原因,有针对性地采取应对措施,最大程度保持古建筑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原工艺,使修复部分与建筑原貌保持和谐,达到了恢复历史面貌、延长使用寿命、调整功能布局、满足博物馆对外开放要求的目的。

    南楼的陈列设计总体秉承“尊重历史、挖掘记忆、传承精神、呈现精品”的宗旨,与北楼陈列呼应和衔接,而又各有侧重。北楼以藏品展示为主线,侧重展示北疆博物院藏品门类之齐全、数量之丰富、价值之独特;南楼则更多地侧重于人文精神展示,挖掘文物背后的故事,全面复原了图书室、实验室以及古生物库房等功能区,重点展现桑志华和他团队在科考历程中体现的科学精神、工匠精神,客观评价北疆博物院在中外自然科学领域的历史地位和影响,深入剖析北疆博物院之所以成为世界一流博物馆的原因。

    原北疆博物院图书室收藏有图书14000余册、地图复制品900余张以及各类印版等文献资料。图书涉及地质学、古生物学、古人类学、考古学、动物学、植物学等20多个学科,其中80%为外文语种,相当一部分都是当时世界顶级学术研究成果的代表性著作和当时在国际上颇具影响力的连续性期刊。此次展出的图书共2000余册,其中有法国动物学家、古生物学家乔治·居维叶的代表作《四足动物化石研究》,18世纪最杰出科学家林奈的代表作《自然系统》等。这些图书资料极其珍贵,兼具学术研究与文献收藏价值。

    在北疆博物院的出版物中,51期馆刊与《黄河白河十年实地调查记(1914-1923)》、《黄河白河十一年实地调查记(1923-1933)》则是该院由创立到享誉世界的25年间最重要的学术成果,也是最能代表其科研水平的研究著作。其内容囊括古生物、岩石矿物、地质、考古以及动植物等研究论文专辑、考察报告、馆藏标本整理资料汇编等多种形式,对研究中国北方动植物资源、地质地貌、河湖流域以及人文历史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此外,图书室还展出了北疆博物院收集和科研人员自行绘制的科学考察路线图的复制缩小版,包括手绘地图、地形图、考察路线图、地质图以及印刷院刊、地图所使用的不同材质印版等,对于研究我国北方动植物资源、地质地貌、河湖流域以及人文历史乃至民俗宗教,都具有重要意义,极大地丰富了天津近代史研究的背景资料,是不可多得的史学研究材料。



    实验室重点复原了当年北疆博物院标本处理、分类研究的工作流程与作业场景。动物实验室和昆虫实验室依照原始照片资料,对工作台进行了陈列复原,展出了当年桑志华等人制作干制、浸制、剥制以及针插标本等不同类型的动植物标本时所使用过的标本玻璃瓶、解剖镜、解剖刀等实验工具以及当年科研人员在此工作的原始照片资料等。此外,实验室中还展出了当年北疆博物院使用过的卡片柜以及用于记录标本鉴定结果和分类的卡片等珍贵实物资料。



    古生物库房是按原北疆博物院南楼的古生物库房进行复原的。当年桑志华、德日进等人在我国西北、华北等地采集、发掘得到的岩矿、古生物、古人类标本及史前考古遗物送回北疆博物院后,均在古生物库房内进行修复整理、分类鉴定和科学研究。众多举世瞩目的对中国古生物学与史前研究领域起到奠基作用的研究成果都在此处完成,其中包括桑志华等人在甘肃庆阳、内蒙古萨拉乌苏、宁夏水洞沟、河北泥河湾及山西榆社等地的多次重大发现。

    北疆科学考察历程展则通过两个展室、两条线索分别对桑志华等人25年的科学考察历程加以展示。两个展室分别对甘肃庆阳、内蒙萨拉乌苏、宁夏水洞沟、河北泥河湾及山西榆社五大地区进行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地质古生物与古人类科学考察,以及中国北方动物、植物科考历程进行了全景式的叙述。以大量的原始照片资料、桑志华等人的手稿笔记、标本实物以及图表等方式,再现北疆博物院25载栉风沐雨的科考历程,对北疆博物院所蕴含的科学态度与人文精神做出具象化阐释,生动地展示了北疆博物院在中国乃至世界科学发展史、博物馆发展史上具有的重要影响。

    在展品的选择上,着重突出其价值意义、独特性以及与展览主题的契合程度,并通过对北疆旧藏展柜的修复,全面复原了至今仍具有一定参考价值的标本管理模式。首次展出了“河套人”牙、北京猿人头盖骨(模型)、王氏水牛、祖鬣狗等具有重大科研价值的孤品化石复制品以及兼具科研与美学价值的北疆植物手绘画等。


北楼展陈:万件藏品荟萃,曾获全国大奖

    2014年,时值中法建交50周年暨桑志华来华科学考察100周年,按照天津市委、市政府部署,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下,天津市文广局正式启动了北疆博物院北楼及陈列室的修缮工程,以恢复北疆博物院原有的标本收藏、陈列展示、科学研究及科普教育的功能。2016年1月22日,北楼及陈列室正式完成所有修缮布展工程,重新面向社会公众开放。重新开放后的北疆博物院北楼及陈列室共展出各类生物标本及人文藏品近2万件。“回眸百年 致敬科学——北疆博物院复原陈列”在2016年荣获第十四届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推介精品奖。北疆博物院北楼及陈列室重新恢复开放后,得到了高度肯定和评价,在国内外博物馆界引起了重大反响。

回眸北疆:博物馆活化石,焕发出新生机

    北疆博物院,法文名MuséeHoang ho Pai ho(黄河白河博物馆),创建于1914年,为天津自然博物馆前身。它是中国近代早期博物馆中兼具收藏、研究、展示、教育等几大功能的博物馆典型样本,在中国博物馆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北疆博物院也是目前我国早期博物馆中唯一一座原址、原建筑、原藏品、原展柜、原历史文献完整保存至今的博物馆,堪称中国早期博物馆史上的一座“活化石”。

    北疆博物院的创始人为法国博物学家保罗·埃米尔·黎桑(Paul Emile Licent,1876-1952),来华后取名为桑志华。桑志华在中国北方进行了长达25年、行程近5万公里的科学考察,足迹遍布黄河以北的十几个省份,搜集到古生物、古人类、植物、动物、地质、民俗等多学科藏品20余万件,其中许多藏品为世界独有,取得了一系列震惊中外学术界的重大发现,开创了中国古哺乳动物学研究的先河。北疆博物院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已经成为享誉世界的国际一流博物馆,其学术著作、出版刊物列入世界自然科学文献宝库,在国际上享有极高声誉。

    北疆博物院建筑由北楼、陈列室及南楼组成。北楼于1922年兴建,1925年在北楼西端建成陈列室,1929年又在办公楼南面增建南楼,南北二楼以通道相连接,形成一个完整的“工”字形格局。

    从1914年桑志华抵津,到20世纪40年代北疆博物院一切事务因战争及经费原因停止,先后有亨利·塞尔、金道宣、罗学宾、汤道平等十余位外籍研究人员前来进行研究合作,他们与桑志华共同进行标本的收集、研究和整理分类工作,取得了相当丰富的科研成果,是中国乃至世界自然科学研究领域的宝贵财富。

    桑志华自始至终都坚持中国出土的化石应该留在中国。正如他在1915年7月7日的日记中写下的:“也许,人们想象不到,我采集草本植物不是为了制药,收集动物皮张更不是为了制作皮衣,搜集昆虫也并不是为了赚钱,仅仅是为了观赏和研究,我最大的愿望是能让他们理解这是为了学校的教育。”这也说明了北疆博物院创建的目的——为了科研、为了教育。

    抗日战争爆发后,桑志华的采掘工作被迫中断。迫于局势,桑志华于1938年返回法国,北疆博物院也基本停止了采掘与研究工作。此后,北疆博物院进入了长达七十五年的沉寂与蛰伏。

    北疆博物院的辉煌过往结束于硝烟弥漫的1938年。这座曾享誉世界而后又久久沉寂的博物院,在几代博物馆人的不懈努力之下,今天终于能以完整面貌再次呈现给世人。时移世易、百年沧桑,北疆博物院留下的不仅是数十万件珍贵的标本,更留下了严谨务实、求索不辍的文化传承。今天的自然博物馆人在北疆科学精神的激励下,薪尽火传、继往开来,以求真、求实的科学态度,为我国的文博、科研事业书写更加辉煌的篇章。

    北疆博物院的对外开放受到各大媒体的广泛关注,央视天津记者站、天津电视台、广播电台、人民日报天津分社、光明日报天津分社、新华社天津分社、天津日报、今晚报、北方网、新浪等18家主流媒体纷纷进行了现场报道。


    附:科考展重点展品介绍

    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模型:是当年依据原标本直接复制而成的。北京猿人的生存年代为更新世中期,其头骨化石的发现为研究从猿到人提供了珍贵而生动的实证,意义十分重大。不幸的是,这批珍贵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在1941年向美国秘密转移的过程中下落不明,神秘失踪。天津自然博物馆藏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模型,经著名古生物学家胡承志鉴定,很可能是目前在我国保存的制作最早的模型,尤为珍贵!

    “河套人”牙(模型):这是中国境内首次发现的有准确出土地点和地层记录的古人类化石。经解剖学家步达生鉴定,确认其为人类的左上外侧门齿化石,地质时代为更新世晚期。就此拉开了中国乃至亚洲古人类学研究的序幕。对于中国古人类研究具有开创性的重大意义。

    王氏水牛化石:1922年在萨拉乌苏发现,后经古生物学家布勒和德日进鉴定,确定其为一新种,并以发现者的名字命名,此件标本是首次展出。

    祖鬣狗:更接近于现生鬣狗。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了极可能是寻找半个世纪的现生鬣狗的共同祖先—祖鬣狗。1978年,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天津自然博物馆的专家们在共同研究中,发现了久寻未见的现生种鬣狗在上新世中期的直接祖先类型,为祖鬣狗新属(Palinhyaena gen.nov.)重现新种(reperta sp.nov.)。它的发现,为了解鬣狗科的进化发展及科内的分类提供了重要的新资料。

    手绘北疆植物科学画:是天津自然博物馆的专业人员在整理原北疆植物标本过程中发现的,共计198张,绘画时间约为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据猜测,这些画作的作者应该是当年在北疆博物院工作的植物研究人员。

    通过对手绘画上记录的信息进行初步考证发现,这些画包含了藻类植物、裸子植物、被子植物等47科100余种。其中既有当时中国北方人工栽培的蔬菜、水果、花卉,也有野生植物,还特别对河北深县(今河北衡水深州市)的多个桃品种以及当地分布的其他植物做了科学记录。很多画不仅标注了植物拉丁名(部分已成为异名)和中名,还有标注有当地俗名,且以拼音注明汉字读法。绘画上还对其中部分植物的花、果实、种子等器官做了解剖图示绘制,并配以形态描述。这些特征展示方式是普通艺术绘画、彩色摄影甚至真实的植物标本都很难做到的,可见作者严谨细致的研究态度。这些植物手绘画色彩逼真、绘图精美,具有很高的科学研究和艺术欣赏价值。


    北疆博物院参观须知

    1、开馆时间:9:00开放—16:30闭馆(16:00停止入场),周一闭馆(国家法定节假日除外);

    2、北疆博物院实行预约制参观,个人需提前2天实名预约,每天限定接待200人,满额为止。团队需提前7天实名预约;

    3、观众在开放时间内持本人有效身份证件,经安检后入馆参观;

    4、酗酒者、衣冠不整者及无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者、无监护人陪伴的,谢绝入馆;

    5、展馆内严禁拍照、摄像、吸烟、大声喧哗、饮食等;

    6、因本院为历史建筑,没有残疾人专用通道和电梯,敬请谅解。

    北疆博物院网站:http://bj.tjnhm.com/

    预约电话:022-23347988










返回
地址:友谊路31号,银河广场(近平江道) 
版权所有:天津自然博物馆 技术支持:才略科技 备案信息:津ICP备14004277